叽家姆妈四方

嘀嘀嘀,是谁要的车车,快来认领。

【杰叽】同流合污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磕爆!好吃的要命

不是天真是吴邪:

※高能注意事项
①本文涉嫌3P,NTR,触手人外,极其OOC,请慎入
②主要人物:金纹,理发师,司机
③全员都是小天使(确信……个屁)
④文走评论链接
除了司机都是黑的,这个肉可能是刀


感想:我是真的不会写触手……最近可能大概也许不会再写肉了……肾亏没法治啊,3P我尽力了,本来这个文有很多设定的,后来一想我写个肉还要个屁剧情设定啊。干脆就把设定全部砍掉,再加上叽叽大号突然回归导致全部大改。


金纹和理发师达成共识是因为【共感】,即同一个角色的所有皮肤情感会产生共鸣,通俗来说就是金纹心情发生剧烈波动也会殃及其他杰克,反之亦然。


金纹是【病毒】,其他人本来虽然有自己人格却也仅此而已,但是金纹出现打破了这个平衡,他身上滋生出的情感波及了其他杰克,受影响最严重的就是理发师。


理发师和金纹,算是互相NTR的关系?(闭嘴)

看图说话,
今天超开心哈哈哈哈

有期待偶遇的小可爱吗,有的话有空一起嗨皮。大号只加叽叽舰长群的人,小号好友位还挺空的鹅鹅鹅。匹配要是发现屠夫是我的话,回一句四方,我会换成红蝶花嫁拜访。可以指定屠夫的哦🌝🌝🌝

花好月圆中秋夜

小漫生日快乐哟
        他像一个突如其来的意外,就那样硬生生的闯进了他的人生。那次一别已经是五年之久,他们之间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去思考。今夜月满,乃是团圆佳节。
         桃乐丝拿着一杯果汁走到阳台边,这杯里装的本应该是红酒,肉抖抖却以红酒多饮过于伤身为由,将他屋里头所有的红酒都清空走了,甚至还给他留下了一大堆新鲜水果和一个全新的自动榨汁机。现在的他完全呦不过她,这次的果汁有点酸…或许是因为他不在这里的原因吧。
        “桃乐丝~眼大人说,等等齐乐天小侦探他们就要过来了,叫你出来一起帮忙做汤团~”怪异的英伦腔调传来,不用看都知道是Mr.k。
        “你的品味还真是越发怪异了……怎么菁菁那丫头也要来?”在看到Mr.k身上那条可爱的小围裙时桃乐丝差点就把喝下去的果汁吐了出去,但一想到肉抖抖之前的那句抱怨,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随意的将杯子放到一边,跟着Mr.k来到了厨房。只见我们和蔼可亲的眼大人正一手拿着食谱一手搅拌着鸡蛋,面前的桌子上一片狼藉,地上还有成堆的白色可疑粉状物体疑似被撒在地板上的面粉。
        “啊,小桃来了,快快快,帮我看看这里说的发酵是什么。”眼大人只觉得自己的手依然不再属于自己。
        门口铃声响起,Mr.k赶紧抛下手头的工作冲了过去,直觉告诉他一定是他的菁菁小天使来了。门一打开,接踵而至的却是一击铁拳。Mr.k捂着眼,委屈的说道:“齐乐天~你这是要拆了我们光明之眼的门吗。”
        齐乐天尴尬的把拳头收了回来,脸上的笑容里满满的歉意:“意外,意外。”
        “早跟你说了,别出拳头。”霍星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把Mr.k吓了一跳。
         他刚想要想问点什么,来的齐乐天一行人便冲着他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来证实他心中的想法。厨房那里发出了巨大的响声,眼大人好不容易弄好的奶油被桃乐丝洒在了地上,而桃乐丝却像个傻子一样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霍星叹叹气,故作轻松的调侃着眼前的人:“我记忆里的桃乐丝好像没这么蠢吧。也就五年不见,你这是不认识我了?”
        还是同样的人,但说出来的话开始变得不一样了。桃乐丝摇摇头会过神来,笑着说:“你变了,和以前不太一样了。不过这样挺好的。”
        现在的场面过冷,要是在这样下去可别在想着赏月了。韩佳薇当机立断的踩了司马刚一脚,示意他把之前准备好的汤团拿出来。奇怪的是这些汤团居然是按着人名分别开来。
         肉抖抖好奇的戳了戳写有霍星名字的那一袋,可他们却像是约好了一样的什么也不说,只是坐在那里笑,光明之眼的人却感觉他们笑的是那么的可怕。
        “不如先来尝尝菁菁的手艺吧,嘿嘿嘿,菁菁的汤团可是水果口味的哟。不会让大家失望的,配上老舅和韩警花的汤团应该更佳。”现在的齐乐天介绍起菁菁总会多几分骄傲,大有吾家有女初长成的自豪感。
        “我那也就是普普通通的黑芝麻汤圆。”虽然知道齐乐天是在单方面的考赞菁菁,韩佳薇却还是忍不住脸红了起来,毕竟这也是她第一次和喜欢的人一起做汤团。
         不知是不是他们有意为之,他们在推荐汤团的时候总是隐隐约约的避开了霍星那一袋。眼大人觉得不能这样忽略他人的劳动成果,便趁他们不注意直接将霍星牌汤团请入锅中。
        “哎?霍星的汤团呢?”司马刚起身打算把袋子整理一下,却发现霍星的那一袋已经是空空如也。司马刚的一句话就像是一把剪刀,悬在了他们的弦上。给他们敲响了最后的警钟。
        “我看就剩下这一袋了。便把它下锅了。”
        一道惊雷劈下来,直叫人被劈的那叫一个外焦里嫩。齐乐天等人拘禁的坐在椅子上,却没有一个人敢去碰面前的汤团。要知道霍星制作汤团的时候他们可就在旁边看着呢,这小小汤团里面包涵的恐怖力量有多少,他们心底可是掂量过了。吃他们很喜欢,但他们更喜欢命。
        Mr.k看他们这样只道他们是吃不下去,拿起碗直接开吃。这一刻,Mr.k在他们眼里俨然变成了以身试毒的英雄,虽然这英雄够蠢。
        “噗……”嘴里头的汤团还没咬上几口,Mr.k整个人就趴到了洗手台,一阵捣弄。“我的天,这什么味道啊!又甜,又辣,又酸。”
        好吧,他们果然是低估了霍星的功力。
        就在这时一个空碗出现在了众人面前,齐乐天心底不禁大呼勇士,桃乐丝慢条斯理的擦了擦嘴称赞说:“味道不错。”然后当着众人的面又拿起了一碗。一边正吐的上吐下泻的Mr.k听到桃乐丝的话语后不禁想要撬开桃乐丝,好好研究一下他的脑袋,并帮他检查检查失灵的味觉。
        就在众人诧异的时候,桃乐丝这才抬起头看向霍星。他说道:“果然还是老样子。我太熟悉你的手艺了,你做的东西还是一如既往的难吃……”
        “怎么?是在嫌弃我做的?”霍星清楚自己的手艺,可就是忍不住去尝试这些。或许对他来说成功的做一道能吃的菜肴很关键吧。
         “没有,再难吃,只要我爱吃就行。”
        大家突然感觉自己已经饱的不得了,纷纷离开座位来到院落赏月。
        这个中秋:有桂花、有满月、当然,还有你…我的小人偶
  

桃乐丝个人向
全篇文字以桃乐丝的语言为基础
        梦:爱与梦想。这是由亲爱的眼大人亲自编织的一场梦。这场梦看过去是那么的漏洞百出,可却总是有人前仆后继的沉迷其中。为什么啊?这是为了得到爱吗?还是在渴望着心底的梦想?呵呵,其实都不是,聚集在这里的我们啊都是一路人呢。在这样一个本就不公的世界,为了那虚假的爱和糜烂的梦想,依偎在一起取暖罢了。
         自:自私偏执。就像你们在肉抖抖的回忆中所看到的一样,我是一个天生的完美主义者,无论做什么事我都要苛求最好。可这也恰恰能够体现出我的另外一面,对于丑陋的,肮脏的东西我会摆露出另一幅面孔。面对危险,我所能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不惜一切也要保护好自己,因为自私本就是人的天性;我,想要让全世界的轨迹都能按照我想的去运转,但也不喜欢任何的人对我的做法做出质疑的态度。可见我又是何等偏执。
        丑:丑陋不堪。这样的词汇形容的不单单是外表,更多的是一个人的内心。我自诩着拥有着最美的外表 势必也能得到最好的一切。可这样的美丽躯壳下所隐藏的真心,是何其的丑陋不堪也便只有我自己知晓。恰恰因为内心深处太过丑陋,所以我比任何人都要注重外貌;外貌总在千篇一律,然也百看不厌。
        敌:敌对之手。在外人所看来我的对手一定是霍星,毕竟他是第一个我亲自开口要彻底解决的人;听说还有人觉得我最大的敌人会是那个叫齐乐天的小子,要我说实话的话我只能说这俩个人都不能算的上我的对手。我真正的敌人只能是我自己,我从不是在自以为是的贬低那些人,可我就是这般弱小,弱小到连自己都打败不了。
         逃:临阵脱逃。最近一次发自内心的去笑,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我已经记不清楚了。一年以前的计划失败使得眼大人到现在还躺在床上,昏迷不醒。失去了眼大人带领的光明之眼瞬间想失去了方向的船舵,犹如一盘散沙。而我,本应该在这样危难时刻担任起振兴作用的人却跑了。带着眼大人一起。我没有眼大人那样的想法,我无法去做好眼大人能做好的一切。所以我像个胆小鬼一样抛弃眼大人辛辛苦苦打造出的组织临阵脱逃了
        鼠:过街老鼠。方舟计划的失败,让m我成为了警方特地彻查的通缉犯。我想过直接和他们对干,可我知道我不能,因为真正地领导者还陷入沉睡当中。我只能选择在黑夜出没,用昏暗的月色来遮盖自己已被毁坏的容貌,像个过街老鼠一般到处东跑西窜,只为了能让现在的自己和床上的人过的好一点。起码不要像街边那些乞丐一样衣不蔽体,食不果腹。
        泪:泪如雨下。他醒了,我一直在期盼这一天的到来。我设想过他醒来的时间会是在什么时候,可我没想到这天来的这么快叫我猝不及防。我以为我能在他醒来的时候还能维持冷静,恭敬的对他说一声“你终于醒了”保持自己一贯的优雅大方。然,我哭了,就像一个还没长大的孩子在他面前毫不顾及的大哭起来,没有一点点自己平日里维持起来的形象。或许是因为我真的累的太久了,所以在看到所能依靠的人时才会没有顾及的去哭。
        心:心之所向。蓝十字口中的那个所谓打开文明古国的大三角阵法,其实只不过是个是个彻彻底底的骗局;他真正想要召唤出来的是那邪恶的有角一族,可以说整个光明之眼都被那可恶的蓝十字所欺骗。在那个时刻,我的内心不禁闪过一丝迷茫和疑惑,我的身体里有个声音在问我这样做是不是对的?你可有后悔过?是的,我错了!我后悔了!我曾经的确迫切的想要给这个世界来一个彻底的洗礼!但是,我绝不会是想用这样的方式。所以啊,光明之眼和一直以来跟他们作对的侦探们联手了,换来了和平。那次事件结束后我才发现,或许这样的世界恰恰是我的心之所向。
        吾:吾名桃乐丝。你听我说了这么多,是不是觉得厌烦了?没有为什么在打瞌睡呢?哈啊,你问我的名字吗?吾名:桃乐丝。记住了吗?

老福特不爱我了,
后续警告♥
杰叽真好吃,
car见评论

叽叽十万粉丝了
这是昨天写好的小短篇。
让我们一起学叽叽叫,
一起喵喵喵~

群内八月份作业
这次写的不好请见谅

在空间的第五墙推荐上看到了这组图片,想问一下说有没有人知道画师是谁。

第五红娘团

佣杰卷——№.5亲亲就不疼了
        裘克知道他这局得认真点了,他要通过这局来好好点醒后辈游戏的进行该是如何。要知道并不是每次都能像新手交流赛那样轻松。
       他通过耳鸣和足迹迅速找到了尽力避开自己的莱利,他不慌不忙的给火箭装上了风翼跟竹笋,又挥舞了几下试试手感后再度锁定莱利的方位。裘克直接一个无限冲刺过去,感受到心跳的莱利慌乱的转身就是一个翻窗,却不想竞和裘克的火箭撞了个正着。一个完美的恐惧震慑。
        附近的玛尔塔突然感觉自己的破译速度变慢了许多,视线往上一看便见莱利上椅的提示。她甩手给库特和奈布发了专心破译,就提枪往莱利的方向而去。
——还剩三条电机未破译
         地窖已刷新。
        莱利也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周围,计算着等下应该往哪个路线逃跑更为妥当。空军握紧手中的枪,一步步的靠近莱利的椅子。一边的裘克高举着锯子,她明白如果没骗成功这种状况很容易震慑。玛尔塔干脆举起了枪朝着裘克的脸就是一枪,却不想……“是金身快走!”玛尔塔抓紧时间把莱利救下,却还是被迫抗了一刀。
        小杰克紧张的坐在艾玛的身上,两只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屏幕,在裘克开局不到一分钟就砍到律师的时候,顿时感觉自己和前辈们比起来果然还是太差劲了。
        艾玛见他好像有些心神不宁,就伸手往篮子里头摸索着。她刚刚从花园回来,所以篮子里还有很多未曾使用的花朵花枝,她背着手依靠着自己的记忆编制了一顶花环。她拿着花环在杰克面前晃了晃:“杰克。你现在还小呢,以后就能和裘克一样厉害了,不,应该说会比他更厉害。”
        “真的吗?”杰克用他那天真无邪的大眼睛看着艾玛。
        一边的鹿头插了一句说:“如果想要变的比裘克还厉害的话,那你每天都要乖乖的把牛奶喝光光,这样才能快快长大。”
        小杰克低下头,拿出小手在那里掰着不知道在算些什么。他犹豫了好一会儿才抬起头说:“半杯好吗?”
        大家一听都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艾米莉蹲到他旁边狠狠的亲了他一口,这个小家伙实在是太可爱了,是瑰宝呢。
        游戏刚刚结束,佣兵就迫不及待的跑来监控室找他的小绅士。天知道他现在的心里有多痒痒,仿佛只有见到那个人才能让他躁动不安的心平静下来。
        佣兵站在监控室门口就听到了里面的欢声笑语,他无奈的清理了下自己脏兮兮的脸。他很想去先整理好自己再来找他,但他的心还是忍不住,催促他赶紧来找他。
        一推开门就看到了小杰克回吻艾米丽的画面。……听当事人艾米丽小姐说,她当时听到了某人心碎的声音。
        艾米丽一脸抱歉的尴尬笑着,小杰克却还没感觉到奈布的目光有什么不对劲,他抱住佣兵的一只腿,努力踮起脚尖想要触碰佣兵的脸。
        佣兵立刻换了一张委屈的脸,席地而坐。装出一副刚刚游戏结束很疼的样子:“我的小绅士,我现在好疼啊。你亲亲我,亲亲就不疼了。”
        “真的?”小杰克一脸狐疑,但还是亲吻上了他的脸颊。
        〖围观群众:奈布.萨贝达你的脸呢〗